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诚聘英才 >
 

>  河北通信管理局全力推进冬奥会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工作

>  快递员、送餐员、出行客服、通信工程师等工作者疫情期间

>  工作手机+数据中台,看讯众通信怎样为客户打造私域流量

>  工信部部署电信和互联网行业提升网络数据安全保护能力专

>  英特尔以数据为动能,加速高性能计算和人工智能工作负载

>  对话vivo 5G研究院总经理秦飞:通信专业的毕业生要提前

>  记乌干达首批本土汉语教师培训班毕业典礼

>  2019年中国通信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

>  2019年中国移动出行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

>  2019年中国集成灶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 未来智能

快递员、送餐员、出行客服、通信工程师等工作者疫情期间仍坚守岗

职位名称:快递员、送餐员、出行客服、通信工程师等工作者疫情期间仍坚守岗

快递员、送餐员、出行客服、通信工程师等工作者疫情期间仍坚守岗

付腾虎配送团队在给医院送餐。受访者供图

快递员、送餐员、出行客服、通信工程师等工作者疫情期间仍坚守岗

胡博趴在空箱子上休息的一幕被路人随手拍下发在了抖音上。视频截图

快递员、送餐员、出行客服、通信工程师等工作者疫情期间仍坚守岗

每日优鲜的配送员赵现华正在工作。受访者供图

  2月3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表示,疫情发生以来,商务部动员国内的11家主要电商企业,在保障市场供应上积极发挥独特的作用。其中,电子商务与物流快递协同进一步加强,很多快递小哥奋战在电商保供的第一线,春节期间线上不打烊、线下及时配,特别是生鲜产品,一批生鲜的电商企业发挥了前置仓、实体店到家等特色,满足居民日常生活的需要。

  实际上,在包括电商物流等许多行业,在进行防控、推迟上班的当下,仍有不少行业从业者依然坚守岗位,他们有的冒着被传染的风险,为百姓提供生活便利,有的则放弃了春节假期和休息时间,用自己的工作为疫情防控做出贡献。

  趴箱歇息的配送员抖音上火了

  “1点后再联系,现在给火神山送饭”,这是2月1日中午南都记者联系胡博时收到的一条回复。2018年11月,来自河南南阳的胡博进入盒马做配送员,2019年4月份从配送员转岗成为门店组长,负责每日的物流方案,却在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的那天再次投身一线配送。

  “封城那天家人一直打电话劝我请假、不行就离职,他们说得很现实,工作没了可以再找,大不了就回老家”,胡博称。然而1月23日早上9点,胡博依然出现在了盒马鲜生武汉果岭公元店里。此时距离真正封城还有最后一个小时,一边是家人不断打来的“劝归”电话,另一边则是门店订单暴涨。

  “我当时脑子里想的只有一个东西,就是你的工作已经都计划好了,这就是一个责任在这里”,胡博称,前一天包括他在内的两个小组长已经和门店主管一起制定好了第二天的方案,“任何一个人走掉,另外两个人估计都扛不住。”

  据胡博回忆,封城消息公布前,其所在的盒马门店线上日订单就已经达到1000单以上,随后甚至飙升到了2000单。“按照正常的运力需要至少30个人才能配送这么多单”,但胡博所在门店只有六七名配送员在岗。此外,单个订单的巨大购买量也让配送工作难度加大。“很多顾客都是一次买七八箱东西,我们配送员用的电动车根本装不下,需要来回3-4趟才能送完,这么一来其他单就更送不完”,胡博称。

  胡博等人与主管协商之后的解决方案是,首先把每天的订单数限制在400到500单的可控范围内,其次难以进入的小区、购买量大的订单交给门店主管和两个小组长负责配送。

  “我们现在有大概10个人,每个人平均每天配送四五十单,再多会有点过度劳累,我们需要在保证完成履约的前提下,也要保证配送小哥的身体”,胡博称,对于“难搞”的订单则由他和主管开着自己的车去配送。

  “为了保证送完,我们每天晚上会送到10点甚至12点,碰到很多顾客会给红包,有人特地到楼下等着,还有的直接把家里的板蓝根之类的送给我们。”

  让他感动的是在1月23日下午。“有个顾客买了大概七八箱东西,我到的时候看到他们全家还有小朋友都在楼下等着,送完之后非要塞给我一个红包,我不要,那个顾客一下就哭了”,胡博的声音有些哽咽,“他说我们比他们一家都更勇敢一些,还说给我们添了麻烦,这红包一定要收,不收的话,他们心难安。”

  “顾客给红包的时候哭了,说感谢有你们!我也哭了,感谢有你懂我们!”下午6点半,胡博在朋友圈写道。事实上,这是胡博破例收的第一个红包,“事后我把这个红包上交给门店,然后门店又以颁奖的形式给了我。”

  1月23日傍晚,喧嚣了一天的武汉伴随着夜幕降临逐渐陷入冷清,天空飘起小雨。胡博把所有货物送完后,趴在与他齐肩高的空箱子上休息,等待主管开车载回箱子,这一幕被路人随手拍下发在了抖音上。当天,该条视频获得了14万点赞和数千条评论,也被胡博的同事们认出并发给了他本人。“希望不要被家人看到,害怕他们会更加担心”,胡博回复道。

  “看医护人员年三十吃不上饭心疼”

  “我不怕,就是想让医护人员吃上热饭”,饿了么武汉迪亚斯站点送餐小队负责人付腾虎已经连轴转近三个月。疫情暴发后,他自告奋勇地带队承担了定点医院之一武汉协和医院的送餐任务。

  付腾虎说,自己所在站点是饿了么中离协和医院最近的站点,加上大年三十晚上在网上看到医护人员吃不上饭的消息,觉得心疼,因此便揽下了任务。他说,自己带领的小队如今有共有7位配送人员,高峰时期每天要给医院送200多份餐食。

  “我没想那么多,也不觉得害怕”,付腾虎说自己是一名退伍军人,身体素质不差。他笑言:“我已经在饿了么工作五年,每天送餐运动量都不小,感冒都很少得。”他告诉南都记者,自己在送餐前会按平台的要求尽量做好防护措施,口罩、医用手套、头盔都会戴上,出门前后用酒精消毒,每天测量体温并进行登记。

  付腾虎表示,由于是免费供餐,医护人员都是提前在医院规定的微信群里点餐。因为不经过饿了么的配送系统,加上订餐科室众多,如此一来有时难免出现混乱。付腾虎说,平台也是初次尝试这种模式,这几天他一直在想办法与各方沟通来改善这种情况,以便获得更详细的订餐信息,理顺配送流程。“给他们送多了倒没什么,就怕送少了他们吃不上。”

  付腾虎感叹道,医护人员在这种时候根本不“挑食”,有时候给他们送去的不过是自热米饭他们都分外感谢,“好多医护人员说很感动,还拉着我们合照”。

  据付腾虎回忆,因为武汉封城的原因,许多食材被抢购一空,大年初二营业的商家更是少之又少,当天还是一家卖炸鸡汉堡的商户联系上他,给医护人员送去了60份餐食。他向南都记者透露,现在饿了么联合商家向医院送餐后,医护人员的就餐问题得到了一定缓解,“由开始的60份到后面100份,现在200份,越来越多的大型连锁商家加入平台,以中式简餐为主。”而且随着送餐次数增多,他和商户共同摸索出了一套更高效的送餐流程。

京ICP备0905832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525号

版权所有 重庆金美通信有限责任公司